离开学校管制,远离几个人挤在一间屋子里的生活,不用再担心断网、断电,不用再费尽心思维系“塑料室友情”,不必再为别人的生活习惯自我妥协……这些诱人的理由,让不少经济条件允许,并且“追求独立”的大学生们走出校园,租房生活。

犯罪嫌疑人俞某:“我跟我老婆感情比较好,我想说下辈子我还是跟你在一起。发自内心的这种想法,现在还是这么想的。我记得她说过一句话:对小孩最重要的是陪伴,我们俩都是离异家庭出来的,不希望我们的孩子将来这样。在这里我想的比较多,对公公婆婆想的比较多,对我妈亏欠实在太多了。”